最有勇氣的工程師菲力貓

     背脊感到陣陣的冰涼,頭上戴著個頭盔,雙腳被固定了一塊板子,雙眼看著從略顯夜色的天空緩緩飄落的雪花片,我在哪?我是誰?

80574439_2800517736678084_5102015569591271424_o


     一台開往二世谷滑雪場的巴士,坐著一位剛辭掉3年工作的大叔,那就是我,正用Line聯絡About Begin的一位叫Hank的人,留言說我快到滑雪場了,下車初次見到Annupuri滑雪場,看到有一個平坡和一個陡坡,平坡上有幾個人正在練習,心裡既害怕又期待,不知道滑雪是怎麼樣的運動,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人,8天的滑雪之旅即將展開。

     坐著可愛的小車來到可愛小屋Nalu,一樓飯廳響著瓦斯爐的聲音,傳來陣陣的咖哩香,是Hank大廚正煮著可口的咖哩晚餐,坐在飯桌的是一位要我稱他為大哥的大哥,飽餐一頓後,進入了夢鄉。


充滿靈感配著咖啡的大哥

     早晨起床,飯廳坐著充滿靈感正配著咖啡的大哥,好奇的我去看看小屋周圍的美景,吃完Hank主廚餐後,跟著大哥的腳步前去雪場,這是我的滑雪初體驗。

     在新手小緩坡,大哥從著裝暖身,介紹滑雪裝備後,綁了單腳開始教如何走路,我走了沒幾下,腳底板發熱覺得好不習慣,真是一個不舒服,接著大哥教初學滑雪最重要的一件事「如何跌」倒,試了幾下還蠻爽的,不會痛耶,真神奇。

     接著練習單腳滑行,再來綁上雙腳,開始緩慢的Heal Side和Toe Side感受下滑和煞停,挖哩勒,好奇怪的運動,要靠腳尖和腳跟來控制,從來沒有這種體驗呀!!!超級不習慣。會了一點煞停後,大哥開始領著我慢慢的往左邊飄,回正,再慢慢的往右飄,我一路跟隨著大哥,爬上上坡然後飄下去,就這樣爬上飄下幾趟後,好像慢慢的有點會飄了,挖,原來這就是滑雪的感覺,好爽呀。


那流暢度就知道是個狠角色的Hank

     接著帶領我的是Hank,看他滑行的那種流暢度就知道他絕對是個狠角色,我的第一次纜車給了Hank,意外初次下纜車沒有摔(之後幾天下纜車還是會跌),或許是因為Hank的關係吧?!好神奇。

     下完纜車,綁好雙腳後,Hank開始引領我練習Toe和Heel落葉飄。再坐上纜車,開始練習一點直板後再轉回橫板。最後把彎接起來,也就是S Turn,Hank一個緩慢但卻優雅的S彎示範後,領著我的手引導我做了一次S彎,當下覺得很神奇,好像不難耶。

     接著示範一次我做一次。輪到我自己做的時候我腦子卻一片空白、充滿了金星、眼睛習慣性的看過頭,然後板頭也不知轉到哪裡去了。就這樣一路昏眩的亂轉亂跌好幾次後,Hank很有耐心的把我帶回最一開始的新手小平坡,用走路的方式帶著我做S Turn,終於消除了滿腦的金星,大概知道什麼是S Turn了。


順利幸福快樂的日子?

     我以為接下來會像公主和王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樣順利,但…事與願違,右腳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發痛,連走路都會感覺痛。

     這還不算慘,最慘的是摔倒後,爬…爬…爬不起來呀,這簡直就跟一款RPG Game主角每次復活血條殘血一樣。悲劇呀,費勁千辛晚苦爬起來然後一不小心又跌了下去。雖然很慘,但Annupuri的風景好美呀,喜歡邊看風景邊滑的感覺,自由和大自然的氛圍真是痛快,或許因為喜歡看著風景的關係,不會看著地上或板子就成為我的優點。


大孩子Jeff登場

     接著一位大孩子Jeff登場啦,看著我東倒西跌的練習S Turn,在一旁做示範和引導,由於我的身體在轉彎的時候常常要跟板子作對,Jeff叫我眼睛先盯住板頭去練習S Turn。好幾次我都空掉忘記看板頭,突然一句超大聲的「看哪裡!!」讓我空掉的腦子回神哈哈哈。

     一次滑偏有點難滑回正軌時,Jeff說:「那就順路去滑大斜坡吧!先飄飄看吧,還行的話再試試轉彎」,於是我就慢慢的飄在大斜坡。初次的大斜坡,發現我好像沒什麼太大的恐懼,可能是因為風景挺好的關係吧,Jeff說那要轉轉看嗎,我沒多想就轉了,然後就…「飛了」。

     由於大斜坡向下更明顯的速度感,下意識的恐懼讓我完全沒辦法把重心壓在前腳上,整個重心想往山上靠,身體和板子比起緩坡更完全唱反調了,可愛的Jeff還維妙維肖的復刻了我這個錯誤的轉彎跌倒動作。


大哥語錄、肌貼與溫泉的助攻

     幾趟練習下來,轉彎還是一竅不通,心想還有好幾天的練習時間,沒關係再接再厲,加上Hank幫我的右腳貼上了肌貼和可口Hank餐還有大哥語錄,腳痛的部分有好了一點,這是個不錯的好消息。

     某天,要前去另一個雪場Hilton,這是非常特別的一天,我幾乎一整個都在迷路,相比Annupuri雪場平路的地方比較多,我的滑行沒有什麼速度而且打直板滑行也做得很不好,到平路的時候就卡…卡…住了,內心大喊NO又要脫Binding了,這天的下午來到了一個超級疲憊點,第一次感受到力竭滑不動的感覺,還好晚上Hank開車載大家去泡溫泉,日本溫泉就是爽!!!

IMG_1216


前往阿富汗

     由於Nalu沒辦法接著住,依依不捨告別了Nalu、Hank主廚餐和大哥語錄,入住了傳說中的阿富汗,很幸運的Jeff就住在阿富汗而且就在隔壁房。

     剩下最後三天的Annupuri,很不幸的,S Turn還是持續撞牆,眼睛、手、腰、腳像是幾顆不合的齒輪,每個轉彎的都會喀喀作響,轉彎一時摔、一直轉彎一直摔?值得慶幸的是這時的我比較能爬起來了,不過摔多了屁股開始痛了起來,一次在比較冰面的地方摔了,屁股要著地的瞬間,伴隨著一聲發自內心的ㄍㄢ四聲。


區間車有一天還是會到屏東的

     因為摔疼了有點怕了,有幾回就開始單純「飄」了起來,此時大哥還是鼓勵著我「區間車有一天還是會到屏東的」,Jeff也在旁提攜了幾趟,又挑戰了一次大斜坡,還摔了一個帥氣的卡Toe 滾了好長一段距離才停下來。

     一次練習到傍晚,滑到了休息區前,仰躺在雪地上,看著緩緩飄落的雪花片,滿滿的挫折感和煩躁感慢慢得緩和了下來,覺得這飄落的雪花片好美,我是這片美好風景的一部份,心裡慢慢得寧靜了。

     或許一切都是頭腦想太多了,每次轉彎前滿腦在想怎麼轉,想著下一秒可能會跌倒,大哥語錄「旅程中,往內走」,跟著自己的內心走吧,在這麼美的風景裡,作為一個悠遊的滑行者是多麼快樂的事,接下來的幾趟漸漸比較會轉彎了,開始比較會去享受轉彎的「下墜感」。

     最後一天,雖然是不優美卡卡的S Turn,但總算是比較會轉彎了,Jeff帶著我微衝了幾小段的野雪,野雪好軟呀,摔的真舒服,雖然很難爬起來就是。


巴哈、夜滑與最後回憶

     最後的Annupuri夜滑,跟著大哥巴哈的節奏滑了一遍,真是爽快。最後的最後幾趟自滑都去滑大斜坡,靠著幾天的累積加上最後Jeff提點的「肚子要發射雷射光」,終於勉強完成一次卡卡的大斜坡無摔S下來,快到平坡的時候再玩下身體向後下靠享受那種衝刺的感覺,為8天滑雪之旅畫下句點。

     Hank、大哥、Jeff、停車場泰國遊客意外車禍、Hank主廚系列、大哥語錄、溫泉、湯咖哩、Nalu老闆居酒屋、最後的火鍋,滿滿的回憶和情誼,下次再回到滑雪場做一個邊欣賞風景邊悠遊滑行的小男孩吧。

Published by

in spirit

WinterVolley Consulting Ltd.